中文 | English | Espa?ol | 日本語 | 无障碍浏览 | 我的主页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城市發展 分享到:

从“聪明”到“智慧” 全球智慧城市共享样板方案
視力保護色:

默認

【字體: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信息来源:经济参考报(记者 何曦悦)  2020-07-14

  疫情之下,全球智慧城市應用大放異彩的同時,也面臨新考驗。11日于上海閉幕的2020世界人工智能大會雲端峰會上,來自全球的智慧城市“樣板間”彙集,共同探討智慧城市未來目標與藍圖。

  初級階段的智慧城市建設,還只是簡單彙集各個應用、各種技術的“小聰明”,如何才能向更高層面的泛在化、融合化“大智慧”前進?大會上,世界各地的智慧城市建設者分享了各自經驗與展望。

  “我們必須問自己,智能城市將走向何方?疫情得以控制後,我們是會回到汙染程度高、氣候變化大的老路上,還是能找到新的社會轉型可能?”曼徹斯特大學城市彈性與能源合作實驗室聯合主任喬·拉維茨表示,疫情中不少智能應用有效提升了效率,但是單純依靠技術上的智能,並不能根本避免城市中出現的貧富差距大、公共服務不完善等問題。

  “一座智慧而又包容的城市,才是充滿機遇的空間。”拉維茨說,以城市中的垃圾處理爲例,簡單的智能系統可以提升垃圾處理效率,但卻不能有效推動人們減少垃圾排放。而智慧的系統,應當完全考慮到社區文化和家庭烹饪方式,從點滴視角思考並互相關聯,最終形成一座反應敏捷、富有韌性的城市。

  有專家提出,除了將最前沿的科技應用在人們的生活中,在設計智慧城市時“以人爲本”的理念同樣重要。

  新加坡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理事、ADDO AI首席执行官阿伊莎·卡纳说,新加坡提出要从以技术为核心的智慧城市概念转向一个更大的概念——智慧國家,不再聚焦于具体技术,而是以公民为核心。

  “新加坡是全世界老龄化速度第三快的國家,照顾好老年人是新加坡的头等大事。”卡纳说,设计智慧城市方案应当对老年人更友好,目前几乎所有新加坡建屋发展局承建的房屋都在铺设智能家居系统,包括接触传感器、动作传感器和紧急按钮等,确保老人在家中的安全。此外,还需要在设计环境时确保老人不觉孤单,让老人院与游乐场、幼儿园、大学等其他设施建在一起。

  更泛在的智慧,要求城市建設者打破不同領域數據和應用之間的鴻溝。麻省理工學院可持續城市中心執行主任譚征桢認爲,在同時建設實體城市和數字城市的時代,企業與公共機構的密切合作比以往更加重要。公共服務和私人服務之間的界限將逐漸模糊,不同部門、不同行業的界限也會被打破。

  西門子(中國)有限公司執行副總裁貝拓明負責西門子中國的智能基礎設施業務,他也指出建設智慧城市要有大局觀,打破不同行業之間的壁壘。

  以城市節能爲例,當前城市大部分建築管理還很落後,不能將能源使用與樓宇內人員的實際需求很好匹配。貝拓明認爲,如果將建築內部的需求與電網連接起來,就能形成更高效的能源流動。同樣,如果將智能停車場、智能公共交通、智能電動汽車充電站都與智能城市平台相連,通過傳感器進行優化,將能顯著提高城市交通和運行的效率。

  上海市經濟和信息化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陸森認爲,人工智能賦能智慧城市,需要開放場景與數據,要將實驗室裏的尖端科技與智慧城市的戰略緊密融合起來。

  “數據是未來發展的燃料,是新興技術應用的發展和智慧城市持續發展的關鍵。”智慧迪拜前創始人總幹事艾莎·賓特·布提·賓·比什爾介紹,迪拜爲政府和私營部門制定了數據共享政策,並建立了開放的數據共享平台,要求500多個不同種類的政府數據向全球用戶開放,鼓勵政府和私營部門之間的數據交換。

  而這也正是目前上海打造智慧城市的著力點之一。11日,“上海市第三批人工智能應用場景需求”正式發布,圍繞AI+制造、交通樞紐、商圈、文化旅遊、政務、園區、金融等7個領域,建設11個綜合性AI應用場景,從單個場景、點上示範轉向領域推廣、城市賦能,從解決行業痛點趨向實現價值落地。

  陆森表示,在智慧城市1.0的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的基础上,我们正在向泛在化、融合化和智能化的未来智能城市转变,智能服务将无缝衔接,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城市、人与自然都能更好地和谐相处,实体建筑和基础设施将和虚拟世界相结合,这将是未来智能城市發展的必然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