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 Espa?ol | 日本語 | 无障碍浏览 | 我的主页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經濟産業 分享到:

下半年中國經濟如何在變局中開新局?
視力保護色:

默認

【字體: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信息來源:北大國發院  2020-08-06

  文丨余淼杰 北京大学國家发展研究院党委书记、副院长

  二季度GDP增長3.2%低于預期

  根據統計局公布的數據,二季度GDP同比增長3.2%,這個增速比一般預期要低一點。之前認爲如果第二季度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同時發力,GDP可望達到6%左右的增長。之所以出現偏差,主要有兩個原因。第一,疫情在第二季度,尤其是四月份還有一定程度的存在,在六月份,北京疫情又有所反彈。所以,疫情已成爲常態化的現象影響到中國經濟進一步的恢複。第二,兩會在五月份剛剛召開,會上制定的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同時發力,需要一定時間。這兩個因素就解釋了爲什麽第二季度的增速只有3.2%。

  但是,要明确一点,尽管中国第二季度的增速只有3.2%,但是在全球范围内是难能可贵的。美国第二季度GDP环比折合年率初值下降32.9%,是自1947年以来跌幅最大的一次,远高于IMF六月份所做的预测——发达國家经济体平均增速为-8%。如此,整个发达國家增速为负便不足为奇,而且跌幅肯定不止8%。

  假设发达國家,如八国集团成员经济增速平均下跌10%,中国和发达國家的增速的差距其实比之前的预测更大。在往年,中国的经济增速为6%左右,发达國家的经济增速是1%或者2%,差距只有4%。而现在,差距到了10%以上。这就说明中国的经济增长在全球的表现的确是一枝独秀。换言之,尽管上半年中国GDP增速同比下降1.6%,但“两害相权取其轻”,中国在疫情大灾的情况下能够有这样的表现还是难能可贵。

  中国经济明显已经筑底,从各个指标都可以看出,在第一季度下跌6.8%之后,第二季度已经筑底开始反弹,这是毫无疑问、非常清晰的。但是,世界经济或者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國家经济不见得已经筑底。美国疫情依然在蔓延,新增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一直在攀升,并没有稳定的迹象。在这种情况下,对世界经济的形势不能做出乐观的判断。个人判断,发达國家的经济表现在第三季度会变得更差。

  中國第三季度GDP增長或爲5%~6%

  簡單來講,下半年我國實現政府工作報告中的各項經濟目標,是沒有問題的。在政府工作報告強調的指標中,穩就業被放在首位,上半年全國城鎮新增就業人員564萬人,完成全年目標的62.7%,任務過半,這是一個很好的迹象;農業形勢也較好,夏糧豐收,總産量上升近1%;工業的生産恢複明顯,二季度三個月加上7月份,這連續四個月的采購經理指數(PMI)的榮枯線都高于50%;規上企業的增加值在第二季度轉爲4.4%,也是一個非常好的指標;同時,高新技術、裝備制造業、運輸、集成電路、工業機器人等,都實現正向增長,這些都是比較樂觀、積極的信號;從外貿的角度來看更加明顯,IMF原來估計全球各個經濟體,特別是主要的貿易國經濟體的貿易總額會下降11%左右,但我國上半年進出口只下降了3%左右。換言之,我國保持著非常明顯的外貿順差,如果下半年維持與上半年相同的貿易情況,全年的貿易順差就可以實現。

  根據估算,要實現全年城鎮新增就業900萬人的目標,GDP增速需保持在3%~4%。我的觀點非常明確,第三季度的經濟增速肯定不止3%,甚至可以達到5%~6%。從各個行業都可以看出中國經濟已經全面複蘇,疫情對中國經濟的負面沖擊已經逐漸減退。

  当然,要保证城镇就业增加900万人的目标得以顺利实现,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积极的财政政策、稳健的货币政策以及开放的国际经贸政策能够顺畅发力。目前,國務院常委会、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都是在确保各项政策进一步落地。所以,我对第三季度GDP增长5%~6%充满信心的。

  房地産不是拉動本輪經濟恢複的主力軍

  中央政治局會議非常明確地再一次強調“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所以,房地産在本輪經濟的恢複中,並不會是拉動中國經濟增長的主力。當然,房地産也不會過度萎縮,它在本輪經濟恢複中將發揮拉動經濟的正向作用,但不會成爲主力軍。

  有兩個數據可以佐證這個觀點:上半年房地産開發投資上升1.9%,但同時商品房的銷售額下降5.4%。不管資金來源如何,房地産商依然在增加投資,但是市場對商品房的需求下降。需求之所以下降,是因爲現在面臨著一定的經濟壓力和困難;供給之所以上升,是因爲隨著更多的年輕人進入市場,對房地産的剛需依然是存在的。

  這兩個數據表明的其實是今天和明天的房地産市場,明天的房地産市場依然有一定的需求,這個需求主要來自于剛性需求。更多的年輕人開始參加工作,當然就有更多的對城鎮化的要求。城鎮化與工業化的互相作用,柔和推進對房地産的需求。商品房銷售額下降主要是在一線城市,房地産市場因爲經濟變差,所以銷售萎縮。

  恢複發展服務業要充分發揮電商的作用

  數據顯示二季度服務業上升2%,個人認爲第三季度服務業的表現肯定會比第二季度好。在上半年表現出彩的産業,比如IT産業、金融業等,在下半年依然可以保持較好的增長。特別是軟件信息傳輸,因爲大家已經習慣了線上辦公,線上辦公可以帶來更多便利,節省交通成本、交易成本、溝通成本,其優勢已經顯現出來。因此,下半年軟件業毫無疑問會不斷發展。餐飲、住宿也在逐步複蘇,下半年批發零售也有望複蘇,而且批發零售可以通過線上交易、電子商務來做得更好。下半年恢複發展服務業最重要的一個辦法就是充分發揮電商的作用,做好線上交易與線下實體的對接。餐飲也可以通過外賣等方式獲得發展。

  如何拉動消費呢?第一,通過發放消費券來鼓勵普通居民擴大消費,這個方法已經被證明是可行有效的,的確在一定程度上激發了消費的欲望。當然,消費券的發放不是無源之水,不是無本之木,它需要政府的投資,擴大財政的支出,而今年的財政赤字其中有一部分就是用于民生方面。我認爲定時、定點、定行業發放消費券,來精准刺激消費是可行的。

  下半年應該發揮好出口、投資的作用

  下半年中國的出口會改善,因爲美國、歐盟封國封城國使他們對消費品的需求是非常明顯的,但是因爲沒有辦法生産,只能從中國進口,所以中國的出口會上升,因此對拉動經濟會有所貢獻。如果說過去三駕馬車以消費爲主,但在疫情這樣一種情況下,下半年的出口的貢獻會加強,國內循環和國際循環可以協同發展。但在短期之內,國際大循環甚至在某種程度上對經濟的貢獻率會大于消費。當然,長遠來看,我們必須依靠國內市場,因爲中國競爭的比較優勢也是在于巨大的國內市場。

  下半年在經濟發展過程中應該發揮好出口以及投資的作用。關于投資,現在積極財政政策主要集中到“兩新一重”——新型基礎設施、新型城鎮化以及交通、水利等重大工程。尤其是水利工程對于今年夏天的防洪更爲重要。我們期望下半年投資對經濟的貢獻更爲明顯。

  世界經濟需下調預期

  在疫情没有得到有效控制的情况下,世界经济必须下调预期。美国经济在第二季度下降32.9%,如此看来,其全年下降15%可能是一个事实。而美国经济占全球经济的1/4左右,更占到发达國家经济总量的一半左右。给定这样一种情况,我判断除中国外,全球经济今年的增速肯定跌破10%,大概会下跌10%~15%。这是我认为的一个可能的底部。

  至于是否會出現系統性金融風險,應該分市場來看。美國或者美元市場可能會出現系統性金融風險,因爲實體經濟衰退導致金融萎縮,同時因爲金融的萎縮,甚至可能會出現新的更大的金融危機。但是,中國經濟已經一枝獨秀,開始複蘇,發生金融風險的可能性非常小。

  从全球范围来讲,量化宽松有可能是一个方案。但是,就美国现在的经济情况来看,简单的宽松货币政策并没有办法帮助美国改变颓势。所以,量化宽松政策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对策。更好的对策应该是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当然,积极的财政政策并不是每个國家都能够采用的一个方案,主要取决于有没有一个有为的政府,也取决于该国目前的赤字空间还有多大。

  如果量化寬松的力度不大,下半年中國市場的流動性水平並不會過度擴大,因爲穩健的貨幣政策已經非常明確,總量已經確定,下半年更重要的可能是調順結構,而不是增加流量性的總量。調結構的關鍵在于讓已經釋放的流動性精准滴灌到最需要的中小微企業。如果結構不順,總量再多也沒有辦法達到。更好地拉動中小微企業,應該根據不同地區、不同産業因地制宜制定政策,不要一刀切,應該給地方政府更大的靈活性、自主權。

  目前疫情給中國帶來的機會大于挑戰

  目前,全球化出現了“回頭”,但不代表著逆全球化會成爲主流趨勢。全球化並沒有終結,只是表現形式發生了變化,之前主要是多邊合作、多邊協商,當下受到疫情以及美國貿易保護主義的影響,可能調整成爲區域合作主導、優先的模式。這是因爲全球化的兩個基本核心特征——貿易的多邊化和生産的地區化並沒有改變。

  疫情給中國帶來了挑戰,但目前機會大于挑戰。上半年中國GDP總量大概是46萬億人民幣,下降1.6%,而美國下降32.9%,那麽中國經濟總量趕上美國的時間會大大縮短。之前根據2019年的表現,我們認爲中國經濟總量會在2026年左右趕上美國,而如果按照目前的情形,這個時間可能會提前。

  2019年美國GDP總量是20萬億美元,中國是14萬億美元,中國的經濟總量是美國經濟總量的65%。如果美國經濟在第三季度、第四季度沒有改善,全年GDP下降20%~30%,中國全年GDP增長2%,那麽中國的經濟總量在今年或者明年就能逼近美國。這是疫情帶給整個世界的經濟格局的一個巨大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