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 Espa?ol | 日本語 | 无障碍浏览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金融研究 分享到:

八部门发文规范供应链金融 嚴控虛假交易和重複融資
視力保護色:

默認

【字體: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信息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作者 辛继召)  2020-09-23

  如火如荼的供應鏈金融迎來新的監管。

  9月22日,中国人民银行、工业和信息化部、司法部、商务部、国资委、 市场监管总局、银保监会、外汇局发布《关于规范发展供应链金融 支持供应链产业链稳定循环和优化升级的意见》(银发〔2020〕226号,简称226号文)。

  近年來,我國應收賬款增長率顯著高于經濟增速,且應收賬款周轉率持續下降。對供應鏈金融發展提出了需求。

  226號文對供應鏈金融提出了23條政策要求和措施。與以往不同,該文“供應鏈金融”的定義中指出是“在真實交易背景下”。

  即,供應鏈金融是指從供應鏈産業鏈整體出發,運用金融科技手段,整合物流、資金流、信息流等信息,在真實交易背景下,構建供應鏈中占主導地位的核心企業與上下遊企業一體化的金融供給體系和風險評估體系,提供系統性的金融解決方案,以快速響應産業鏈上企業的結算、融資、財務管理等綜合需求,降低企業成本,提升産業鏈各方價值。

  目前,供应链金融的参与机构包括商业银行、互联网机构、各产业公司等。“國家对供应链金融的监管方向一直没有放松,只是供应链金融市场创新太快,有些地方推出一些鼓励扶持政策。226号文把监管主导权还是压到了传统银行和核心企业等机构。”一位华南机构人士表示。

  産業鏈修複重構

  在我國,供應鏈金融經過數次叠代發展。2008年,汽車、能源、鋼鐵、有色等行業供應鏈金融爆發。但到2012年,上海鋼貿危機爆發後,供應鏈金融進入低谷期。2017年後,大量央企保理公司成立。到2019年,供應鏈金融迎來政策紅利爆發期。

  但與此同時,2019年7月,諾亞財富踩雷承光國際34億元供應鏈融資,觸發業內對于“僞供應鏈金融”的思考,對供應鏈金融的態度開始分化。

  在226號文中,多次強調防範“風險”,多項要求中提出“在風險可控的前提下”。

  226號文要求,推動金融機構、核心企業、政府部門、第三方專業機構等各方加強信息共享,依托核心企業構建上下遊一體化、數字化、智能化的信息系統、信用評估和風險管理體系,動態把握中小微企業的經營狀況,建立金融機構與實體企業之間更加穩定緊密的關系。鼓勵銀行等金融機構爲産業鏈提供結算、融資和財務管理等系統化的綜合解決方案,提高金融服務的整體性和協同性。

  在供應鏈交易信息清晰可視、現金流和風險可控的條件下,銀行可通過供應鏈上遊企業融資試點的方式,開展線上貸前、貸中、貸後“三查”。支持探索使用電子簽章在線簽署合同,進行身份認證核查、遠程視頻簽約驗證。支持銀行間電子認證互通互認。

  在供應鏈金融關鍵的“確權”部分,226號文要求,鼓勵核心企業通過應收賬款融資服務平台進行確權,爲中小微企業應收賬款融資提供便利,降低中小微企業成本。銀行等金融機構應積極與應收賬款融資服務平台對接,減少應收賬款確權的時間和成本,支持中小微企業高效融資。

  規範發展供應鏈存貨、倉單和訂單融資。在基于真實交易背景、風險可控的前提下,金融機構可選取流通性強、價值價格體系健全的動産,開展存貨、倉單融資。金融機構應切實應用科技手段提高風險控制水平,與核心企業及倉儲、物流、運輸等環節的管理系統實現信息互聯互通,及時核驗存貨、倉單、訂單的真實性和有效性。

  值得注意的是,226号文指出“推动産業鏈修複重構和优化升级”“支持打通和修复全球产业链”。

  具体是,供应链金融应以服务供应链产业链完整稳定为出发点和宗旨,顺应产业组织形态的变化,加快创新和规范发展,推动産業鏈修複重構和优化升级,加大对國家战略布局及关键领域的支持力度,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促进经济结构调整。

  此外,文件還支持打通和修複全球産業鏈。金融機構應提升國際産業鏈企業金融服務水平,充分利用境內外分支機構聯動支持外貿轉型升級基地建設、開拓多元化市場、出口産品轉內銷、加工貿易向中西部梯度轉移等,支持出口企業與境外合作夥伴恢複商貿往來,通過提供買方信貸、出口應收賬款融資、保單融資等方式支持出口企業接單履約,運用好出口信用保險分擔風險損失。

  此前2017年,國務院办公厅发布《关于积极推进供应链创新与应用的指导意见》,鼓励商业银行、供应链核心企业等建立供应链金融服务平台,为供应链上下游中小微企业提供高效便捷的融资渠道。鼓励供应链核心企业、金融机构与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建设的应收账款融资服务平台对接,发展线上应收账款融资等供应链金融模式。

  嚴控虛假交易和重複融資

  值得注意的是,226號文指出了要防範供應鏈金融的多項風險。

  226號文指出,核心企業不得一邊故意占用上下遊企業賬款、一邊通過關聯機構提供應收賬款融資賺取利息。各類供應鏈金融服務平台應付賬款的流轉應采用合法合規的金融工具,不得封閉循環和限定融資服務方。核心企業、第三方供應鏈平台公司以供應鏈金融的名義擠占中小微企業利益的,相關部門應及時糾偏。

  多位業內人士指出,在業務層面確實存在一些供應鏈核心企業,一方面拉長上下遊中小企業賬期,變相占用資金;另一方面,又在體外設立保理公司、小額貸款公司、財務公司等實體,將應付賬款打包做成保理資産進行融資。

  “延長賬期”指向了核心企業,但也有供應鏈行業人士表示,核心企業除了在原來的賬期內獲得供應鏈金融利潤外,也可以通過延長賬期獲得額外更多的利潤。只要供應商和其他的融資渠道相比,這個成本更低、效率更高、手續更簡便、更適合自己,就會采用與核心企業合作的供應鏈金融的融資渠道。

  宏观数据显示,目前应收账款账期仍在拉长。國家统计局数据显示,1-7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31022.9亿元,同比下降8.1%。截至7月末,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应收账款15.59万亿元,同比增长14.0%。应收账款平均回收期为56.0天,同比增加8.4天。

  國家统计局工业司高级统计师朱虹此前解读称,尽管7月份工业企业利润增长进一步加快,但上游采矿业和原材料行业累计利润降幅仍然较大,应收账款增速较6月有所上升导致企业现金流压力较大,加上国内外环境复杂严峻,未来利润增长仍有一定不确定性。

  226號文要求,嚴格防控虛假交易和重複融資風險。銀行等金融機構對供應鏈融資要嚴格交易真實性審核,警惕虛增、虛構應收賬款、存貨及重複抵押質押行爲。對以應收賬款爲底層資産的資産證券化、資産管理産品,承銷商及資産管理人應切實履行盡職調查及必要的風控程序,強化對信息披露和投資者適當性的要求。

  与此同时,“无牌”亦不得开展供应链金融。226号文要求,开展供应链金融业务应严格遵守國家宏观调控和产业政策,不得以各种供应链金融产品规避國家宏观调控要求。各类保理公司、小额贷款公司、财务公司开展供应链金融业务的,应严格遵守业务范围,加强对业务合规性和风险的管理,不得无牌或超出牌照载明的业务范围开展金融业务。各类第三方供应链平台公司不得以供应链金融的名义变相开展金融业务,不得以供应链金融的名义向中小微企业收取质价不符的服务费用。